2006/3/3

WHO IS MISS DIOR?

(本文刊載於La Vie Design Magazine)

Dior 是徹底地人格分裂的。Dior的人格分裂是多重的,勇敢的,戲劇性的,而且是打從血液裡流著地傳統的。

從開山祖師Christian Dior先生在1947年發表的“New Look”讓戰時大後方堅忍女性重拾曲線腰身與溫柔性感的創新異舉,到每次出手總有令人驚嚇不已new look的Galliano,一貫地把Miss Dior塑造成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女神:她的地位對於她的形象年齡來說是高不可攀的夢想,她的高級訂製服對於需要那樣排場的上流社會是絕對離經叛道的,她是宮廷貴族,是老上海娼妓,是西藏土耳其中東或不知名神祕種族的混血姑娘,是日本能劇名角,是街頭不良少女,是性感搖滾巨星……在這一季當然也跌破眼鏡地成為不可能有那樣好的身材與那樣高的鞋跟的牛津高材生,回到房間裡卻穿著粉紅數字Dior Girly的比基尼跟滿床的粉紅小花包與小熊?這樣迷人的多重性格,滿足了各式女性的各樣渴望。有那樣身分地位的女子沒有那樣的青春,有那樣血統的貴族沒有條件忤逆犯上,中國日本或其他少數民族早已退去傳統急著現代化,街頭平民力爭上游,叛逆明星追求優雅氣質,名校模範生想偷偷使壞……。Miss Dior可以是任何人,她也不吝地提供眾多選項剪影來滿足不同變身願望。這策略是成功的,每種宗教總是有其信物可供追思的。

每年此時Dior推出的年度限量數字包彩妝組合總是缺貨,心甘情願地烙印上BLUE LOGO的皈依者只是更壯大。然而已經收集到的Dior片段卻未必能拼湊出她的身世跟理想。Dior的百變面貌成就了她的名氣,卻也讓追隨者淡忘其本質,蒙蔽了她對於時尚的硬底子的專業,對於高級訂製服這個已經逐漸冷清的戰場的堅守,對於高級成衣不死心不甘願量產的仍然創新作怪,LOGO可以沒節操的賣但設計不能八股不能沒長進的堅持,化妝品可以普及可以有效但秀場妝總是超越日常生活的戲劇驚悚……

我為她的實力身家不受重視感到難過,替她用心的好設計不被青睞覺得痛心,但是我也不能免疫地被她的美麗吸引,也還是依照往例地慢了一步。我仍然沒有在今年成功地變成Miss Dior,為我自己的人格分裂找一個好理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