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3/5

Salone del Mobile,迷人米蘭的世故獻祭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5/5)

米蘭在每年四月的某一個星期總是特別迷人的。
這個星期又很恰巧地總是「米蘭傢具展」(Sa1one Internationale del Mobile Di Milano)的展期。
米蘭傢具展已經成為一個傳奇。因為義大利人的精明狡猾,從1961年開始,義大利傢具商團結起來,以這種方式促銷自家設計,把米蘭傢具展塑造成一個年輕設計師可以從此發跡、沒落傢具商可以重拾榮景、設計系學生可以打通任督二脈、一般民眾可以提升文化水平......這樣一個誇大而完美的夢,卻也已經持續四十幾年了。

米蘭傢具展的主要戰場是在Fiera Milano(米蘭世貿展覽場),展區之大需要接駁巴士穿梭其間。在年輕設計師及設計學校的專門展館裡,這一館也是整個展覽場最有趣的部分。一張張充滿希望,同時也因為可以在這了不起的傳說中的「米蘭傢具展」中演出一角而非常自大的臉。他們很清楚自己是設計界的新血,但他們不明白這新血只是獻祭過程的一部份,是維持整個米蘭傢具展的面子,為這其實是商業活動的展覽洗去銅臭味,並增添設計文化氣息。在Fiera外的其餘展覽活動,遍布米蘭市各地,平時無用的替代空間、商業空間,都共襄盛舉地騰出一角參與這個祭典,代表與會的「INTERNI」旗幟四處飄揚,似乎代表了某種光榮徽章--連賣巧克力的GODIVA店裡都陳列了以巧克力為設計素材的展品(當然也推出了米蘭傢具展限量版巧克力),更何況是那些比GODIVA更接近「設計」的服裝設計師們更是大張旗鼓地也沾了光......
米蘭傢具展名聲之響亮,加上「義大利設計」的光環,使得每年四月這一個星期,米蘭市擠滿了來朝聖的設計觀光客。他們角色之鮮明從外表上很容易分辨出來:打扮的不夠時髦(跟米蘭人比起來是很容易退流行的),提著各傢具展覽攤位送的贈品袋(專業一點點的朝聖者會自備小拉車登機箱但也還是悲哀地退流行),手持地圖加上一本傢具展活動手冊伴隨著興奮且滿足的表情(這在米蘭人的臉上更是難得一見),最重要的辨別點是,他們只出現在白天的各個展覽,從像野生動物園般大的Fiera,到名不見經傳的新銳設計師在地圖上也找不到的小巷子裡的神秘地下展覽。他們的精神可佩,千里跋涉為了一睹尋寶圖上的寶藏真跡,也順道養活了米蘭芸芸眾生,使得米蘭這個設計首都的名聲可以繼續流傳下去......
但是真正的行家都知道,Salone del mobile的重頭戲是在晚上。白天的展覽滿足有心向上汲汲營營的朝聖者,晚上的opening party才是米蘭人展示最新行頭的伸展台。設計師精心打扮出席尋找業主,窮學生精心打扮偽裝成設計從業人員好白吃白喝,主辦單位樂得有這些美麗的參與者壯大聲勢,各取所需。米蘭持續一整個星期non-stop free party,從各大名品店湊出畸零空間辦個硬要沾上文化名聲的小展覽開幕,來賓參與之餘可以順道購買當季新裝的貼心服務;WALLPAPER雜誌用辦桌方式大賣上海情調,穿著高檔TOD'S鞋的假人模特兒桌邊陪酒;到DOMUS 暴發戶般租下容納八萬人的米蘭San Siro足球場,大剌剌地在地鐵站、計程車、各大媒體宣傳邀請所有人來參加持續12小時的馬拉松Party,卻毫無組織管理能力地差點演變成致命推擠暴動......這種種公關活動都充分地證明了米蘭這個城市的個性:在這裡,維持美麗的外表與闊氣的派頭比一切都重要,為了保面子可以丟裡子是一般常識,人際關係代表邀請函的數量,重要PARTY的出席率跟面子成正比......也許這就是米蘭之所以可以成為設計之都的最重要原因!
我對「米蘭傢具展」這個夢是極度失望的。大部分的設計師都玩不出什麼新把戲,偶而出現的可愛而別緻的小驚奇只是曇花一現。然而,米蘭在四月的這短短的一星期,她的活力與美艷,她的狡猾與世故,比Salone del mobile本身更讓我深深著迷,就像米蘭的四月春天一樣捉摸不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