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3/3

PRETTY BOYS:雌雄同體的急性傳染病

(本文刊載於La Vie Design Magazine)


男人不可以是男人,他最好是個還沒變聲的小男孩。至少,也應該是個發育不良的清秀少女。性感卻分不清性別,不靠性徵尺寸。

1980年代服裝設計師們以性別倒錯的設計手法挑戰傳統觀念,從此男人不必被迫雄壯威武,女性也被鼓勵可以表現的勇敢又堅強。其中Jean-Paul Gaultier以他的反諷戲謔天賦,讓服裝設計師的社會使命提升為性別平權革命鬥士,為我們爭取到不一樣的珍貴自由。而在如此自由氣氛中耳濡目染地長大的新世代設計師們,理所當然地繼承了此一奮鬥天職。年輕新銳設計師代表之一Hedi Slimane在2000年接手Dior Homme後迅速竄紅,對男性角色定義有更新的詮釋,帶起新男性美學價值觀:一個完美男人的形象轉變為窄肩、細腿、身軀瘦得沒肌肉、飄逸直長髮、臉孔天真無邪、皮膚白皙細嫩乾淨沒鬍渣的無性小男孩,缺乏生物學上要求的優良雄性特徵基因。這新品種男性形象的致命吸引力,連老牌設計師都晚節不保地被迷惑:設計前輩Yves Saint Laurent可以為了出席Hedi新裝發表,放棄自家品牌YSL交手給當時新接班人Tom Ford的處女大秀;高齡七十的Karl Lagerfeld可以為了穿Hedi設計的窄版男裝拼命減去跟他大半輩子的數十斤肥肉;甚至眾知名女星也爭相穿著Dior Homme以跟上最新趨勢指標。Hedi Slimane並非只是天真地炒作新話題引人注意,而是以服裝版型對普羅男性做了物種基因的嚴格篩選,正常體型的男性幾乎不可能毫無障礙地擠進Dior Homme的衣服裡。與其說是男裝,不如說更適合帥氣的壯碩女性;與其說是新的流行趨勢,不如說是演化上的突變天擇。

“流行”(trend) 是原因不明又無可救藥的急性傳染病,一時之間所有伸展台前台後堪稱當代男人指標的模特兒全都成了可以組成維也納少年合唱團的可愛小朋友。然而這樣的狂熱並沒有因為季節交替的不適過去而跟著痊癒,持續發燒至今已逐漸通過考驗而足以晉身“時尚”(vogue)。2004-05秋冬新裝,是個決定性的歷史時刻。天才John Galliano首次跨足男裝設計,推崇男人穿著胸罩般甚至更短直接露點的小背心、層層波浪蕾絲半透明紗裙、緊身內褲下的大腿緊綁性感吊襪帶、頭戴華麗羽毛帽飾,外披一件貴氣長皮草。Hedi Slimane的Dior Homme主打各式長及腳踝百褶裙、Raf Simon的連身閃舞風韻律服……;女裝方面,Jean-Paul Gaultier、Karl Lagerfeld的CHANEL也都請來男模直接穿上女裝同台競技……

這是演化的大躍進。柏拉圖早就告訴我們,人類本是半男半女四手四足,觸怒神明而被一分為二,終身都得痛苦地尋找另一半以求完滿。此刻,先知的偉大預言就要實現,眾神的逞處也將服刑期滿。回歸雌雄同體的幸福快樂指日可待,而fashion people將率先成為適者生存下的新優良品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