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3/5

Montenapoleone,最貼近真實的浮華時尚(上)

Fabulous Milano:// Luxurious Ordinary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5/7)

直到我那了不起的建築學者朋友來訪米蘭,我才注意到
Via Montenapoleone底的Piazza Crose Rossa上豎立的公共藝術,是大師Aldo Rossi據說最好的作品之一。
 

一切都始於我帶他去
Armani Nobu Restaurant接風,當作一探米蘭糜爛夜生活的第一站,卻被嫌棄太過奢華太過fancy不適合他的人文氣息。正絞盡腦汁有什麼正經地方或高級場所可以貢獻之時,轉過頭卻發現他已經爬上那一階約有70公分高、陡得不像話、通常只有鴿子排排坐、有兩層樓高的公共藝術大樓梯的頂端。而我經過這廣場的次數之頻繁,坐在Emporio Armani Cafe裡盯著那龐然大物發呆的時間多得數不清,卻從未正眼瞧過這名師大作。他一掃剛剛的不快,開心地覺得這米蘭之旅不虛此行,對著我們發表了一篇關於這有名紀念碑的來龍去脈之演說,其在建築史上地位之重要,及其背後與當時社會結構下之理論意涵……我們長了見識之餘雖深深感到慚愧,也只能一頭霧水地假裝專心聆聽,眼睛卻偷瞄著他背後Armani的米蘭旗艦店櫥窗裡的新品上櫃消息。

然而,事實上很不幸地,
Via Montenapoleone上最不起眼的,就是這建築大師Aldo Rossi1985年,為義大利總統Sandro Pertini設計的紀念碑。而我對Sandro Pertini唯一的認識,也僅止於他在擔任總統的其間,曾頒給設計師Valentino義大利最高榮譽之「十字騎士」(Cavaliere)勳章,也算是跟時尚沾了點邊。Aldo Rossi擅用幾何形圖案,所謂「新理性主義」的設計語彙,在這講究走在時尚前端的Montenapoleone,顯得格格不入。雖然建材為只使用於昂貴教堂的稀有Candoglia大理石,但這種身價的大理石在這極盡昂貴的街道只是一般行情,幾何的造型在當時固然前衛,但這瞬息萬變的時尚區域卻早已過氣至極。大師才華洋溢只是不巧選錯基地。

米蘭身為時尚之都,
Montenapoleone身為時尚之都的時尚中心,但此區域的街道規劃仍舊承襲百年前之城市尺度,狹窄巷弄間鋪在地上的是標準幻想中的歐洲小鎮石板路。這裡的旗艦店大多以一種優雅的身段,開在充滿義大利風情的老式建築物裡,甚至隱蔽在花木扶疏之中庭。然而在這些傳統到甚至已經是古蹟的建築物裡,請來的卻是當前最炙手可熱的建築師或室內設計師打點店面形象,以一種幾近標新立異的方式互別苗頭。於是這樣的組合出現了有趣的對比,然而遠道而來殺紅了眼的的血拼客,哪管得了這些不切實際的美學論述?Montenapoleone這區域之特別,不只是因為遍布時尚名店。時尚名店國際各大城市都有,加上近來流行不管在哪的分店都設計成同一樣版,更難分辨到底身在巴黎還是紐約。但是只有在Montenapoleone能體驗到的,是整個世界的時尚產業真的在此運作的證據;不是街上有多少名店、多少貴婦、多少模特兒,而是在小巷子亂鑽迷路邊看地圖邊找路標時,抬頭看到樓上像普通公寓的窗戶裡,其實是某服裝設計師的設計studio,擺滿了服裝設計人檯機具,工作人員忙得像無頭蒼蠅亂竄,美麗的模特兒們排隊fitting,冷靜地像假人般任憑上下其手;以為找到GUCCI祕密新店面,卻發現在門口聚集的,是從這GUCCI辦公室逃出來休息抽煙的員工;Helmut Lang showroom的電鈴旁還有其他你絕對聽過的名字;CAVALLIpressroom裡像博物館般陳列了歷年華服;還正驚訝於這深宅大院氣派的鐵閘門上,那美杜莎蛇頭怎麼疑似VERSACElogo?才恍然大悟原來是VERSACE總部。

Montenapoleone
隨時都擠滿人潮車潮,保時捷、法拉利、甚至藍寶基尼也都只能乖乖排隊塞車。然而這些車主更希望這區域的交通再糟一點,沒見過世面的好奇拍照觀光客再多一些,他們才可以炫耀他們的名車(當然配件還包括助手席上總是金髮美艷的年輕地像他女兒的模特兒)更久更風光。這裡的消費主力,除了這些跑車車主,數量比觀光客更多,下手更快更狠的,是全力支持本市經濟活動的米蘭市民。沒有人在等什麼像台北週年慶那樣的時機才添購新裝,七月二號米蘭統一下折扣的消息雖然公布於各大媒體,但早在下折扣之前兩個月,合我尺寸的高跟鞋已經賣到斷貨。我絕望地詢問「這是當季的啊你們怎麼可以賣完……?」店員一臉不屑的回答「Singnorina!我們這些鞋款已經上架超過一星期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