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3/3

Hermes學壞了?

(本文發表於La Vie Design Magazine)

Hermes和邪惡的性感沾不上一點邊。

Hermes是極其端莊的,Hermes的端莊是皇室御用的,Hermes是好萊塢女星Grace Kelly變成摩洛哥王妃的神話見證。Hermes的女人是個手挽“Kelly Bag”的端莊中年良家貴婦,穿著淺色優雅剪裁得體套裝,圍著其最著名的故事性印花絲巾,挑選可搭配絲巾的下午茶具組。我所聽過Hermes和性感有關的最邪惡傳說,也只不過是在巴黎的某家旅館裡有個神祕的房間不尋常地裝潢成Hermes的馬具店,卻又因為他氣派的皇室傳統而使情趣房間的性感變得端莊了。

相對於Hermes的端莊,Gaultier卻是靠替Madonna設計內衣外穿的錐形胸罩而大紅大紫的;電影“第五元素”裡不管是純真到近乎無知的蜜拉、禿頭倒楣的布魯斯威利、或是各式奇形怪狀外星生物,也都因為穿了他的衣服而變得邪惡性感地時尚起來。Gaultier無疑是邪惡的,但他的邪惡像帶著童稚的不良少年少女,只是詼諧的小奸小惡;Gaultier的邪惡也絕對是性感的,他專精於玩弄性感、性別、性徵、性向,搞得所有人忽男忽女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男人穿著超緊身激凸水手T-shirt加條紋西裝裙,女人綁著馬甲和甜筒般的胸罩時還繫著領帶或兩撇假鬍鬚。他的性感總是困難地覆蓋在層層隱喻裡,如果搞不清楚適用對象性向景象時是絕對倒陽的。

然而Hermes卻看上了惡名昭彰的Gaultier。今年3月8號Gaultier乖巧地從良了,在巴黎的騎兵訓練場發表第一次為Hermes設計的秋冬新裝。乖巧切題的馬場裡吊著豪華皇家水晶燈,Gaultier的設計語言也全面乖巧切題地運用Hermes的傳統驕傲馬具元素,Gaultier似乎令人驚訝地學乖了?模特兒頭戴高禮帽,手執馬鞭,身穿皮外套、皮手套、皮馬褲、皮馬靴,在他看似乖巧的表現下發掘的卻是Hermes的邪惡本質,原來就是邪惡性感元素的馬具馬甲馬鞭馬靴馬褲,被Hermes從1837年偽裝的端莊皇室教養,現在打回原形變得邪惡性感起來……

Gaultier讓穿慣Hermes的豪門大太太壞得狐媚,也讓想擠進豪門的姨太太乖得幾可亂真。只是,Hermes的學壞是值得讚揚的,Gaultier的從良卻令我對他深感同情。要讓王妃變得性感已經夠難,還想性感得像Madonna那麼邪惡,就算是Gaultier也無能為力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