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3/3

DOLCE& GABBANA,甜蜜的義大利式性感謊言

(本文刊載於La Vie Design Magazine)


我喜歡電影《God Father》的真正原因,是我喜歡那些黑道份子與他們的情婦都像Dolce& Gabbana的設計般有品味且性感。而我喜歡Dolce& Gabbana的真正原因,是我認識的一般人裡沒有人比我更適合穿上Dolce& Gabbana。

穿上Dolce& Gabbana前要先確定:你必須是個壞男人或壞女人。你的壞不是兇狠的外表與野蠻的行為,也不是看電影學來的三腳貓招數,而必須是天生打從骨子裡壞出來的。你壞得非常有自信,除了你有完美身材之外,也因為你敢在穿這樣的衣服出現在任何場合,即使是重要的會議上也有膽子使壞。Dolce& Gabbana的壞法是性感的,Dolce& Gabbana的壞女人,不是只靠男人豢養的情婦,她們可以是任何專業角色,在承擔起重任的同時,腳上還是套著細跟三吋高跟鞋且維持性感姿勢的。她們不需要掩蓋身體曲線模仿男人來武裝自己,相反的,她們知道極度女性化的特質是更強更有力的武器。她們清楚這樣的使壞與賣弄性感可以得到什麼,自信地無所畏懼且樂在其中。Dolce& Gabbana性感的方法是內斂精準的,不像Roberto Cavalli繁瑣無度不知節制,更不像Gianni Versace只是竭盡所能廉價地賣弄風騷。Dolce& Gabbana的壞男人,衣服絕對不是母親或情人幫他挑的。他們不像一般無聊的男生那樣害怕炫耀,甚至害怕重視自己的身體。這些壞男人不畏懼自己變得性感,在這同時卻又是個傳統念舊的有禮紳士。他們不躲在AMARNI裡畏首畏尾地偷窺,也不用HUGO BOSS來故做堅強,更不需要藉助DIOR HOMME來吸引目光。Dolce& Gabbana只是輕鬆地襯托出他們的原始本質罷了。

Dolce& Gabbana是屬於舞台的戲服,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負擔不起那樣的矚目。Dolce& Gabbana的性感是聰明的,沒有這些條件卻穿了Dolce& Gabbana只是無謂地浪費而已。這樣的浪費造就了Domenico Dolce與Stefano Gabbana的王國:Dolce& Gabbana、D&G、D&G junior、香水、眼鏡、手錶、內衣褲、與Citroën合作的D&G C3義大利限定款、以及即將替米蘭一支很糟糕的足球隊A.C. Milano設計兩年的制服,都再次證明了他們的絕頂聰明。從1985年在米蘭的初試啼聲開始,Dolce& Gabbana讓“義大利”(或更精確地說是“西西里”的地中海情調)成為一個夢想,戲劇化地結合女性特質與陽剛氣息為一體,使原本只是地方上的普遍現象成為全球性感的標竿:藉著Monica Bellucci、Isabella Rossellini這兩位血統純正的義大利女明星呈現;藉著在Madonna“Girlie Show Tour”巡迴演唱的兩個月,為她設計的超過1500件單品呈現;藉著Kylie Minogue 2002 European tour迷倒全世界;而Angelina Jolie更是他們口中最適合他們設計的完美典範。這個西西里的形象如同傳染病般地擴散開來,成就那些其實根本就不夠壞的大多數的我們那個想要變壞的夢,而米蘭的Dolce& Gabbana總店就是一個這樣的夢的具體呈現。夢境裡除了當然陳列的各式衣裝配件,更準備了傳統義大利式的理髮廳、酒吧、西西里長相的猛男店員……這個夢境甚至比店門外的米蘭街頭,更加傳神地像義大利應該要有的樣子。

然而,當我真正來到義大利之後,卻對Dolce& Gabbana倒盡胃口。如同“Dolce”在義大利文裡是“甜蜜的”這字面上的意思,這由Dolce& Gabbana共同編造的甜蜜謊言,他們給我一個完美的義大利式夢境,卻又諷刺地被義大利式的種種現實喚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