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3/3

Armani,一種氾濫成災的獨門品味

(本文刊載於La Vie Design Magazine)

Giorgio Armani的極簡低調是諷刺地氾濫普及的。

Armani的極簡低調既沒有Helmut Lang前衛創新,也沒有Calvin Klein身手俐落,更不像Jil Sander那樣誠心地淡泊名利。Armani的極簡低調,是給想在人群裡顯得出眾,卻又不好意思出鋒頭或是得小心翼翼地叫賣的。這種出眾是一種大同中求小異的無聊炫耀,通常發生在不允許過於凸顯個人特色的嚴肅場合裡。Armani先生說他的設計是給思想家的,因而有一群自詡有品味的建築師、設計師(以及那些想要偽裝成建築師或設計師的傢伙)成為其忠實擁護者,於是這種低調的出眾又無奈地氾濫起來。

雖然Giorgio Armani的設計以販賣出世禪意的極簡低調維生,但Armani先生卻以其氾濫普及的入世經營方式而全球知名。上頭印有“Armani”字樣的商品,從老氣昂貴男女裝(Giorgio Armani Boronuovo、Giorgio Armani Collezioni)、號稱年輕副牌的男女裝(Emporio Armani)、牛仔系列(Armini Jeans)、廉價成衣系列(A|X Armani Exchange)、童裝(Armini Jonior)、家飾(Armini CASA)、香水彩妝(Armini Prufumi)、咖啡廳(Emporio Armani Caffe)、餐廳(Armani Nobu)、書店(Armani Libri)、花店(Armani Flori)、藝廊(Armani Arte)、甜點餅乾巧克力(Armani Dolci)、時尚旅館(Armani Luxury Hotels and Resorts),還有種種內衣褲、眼鏡、手錶……種類不勝枚舉;Armani異業結盟的對象,從各大頒獎典禮知性派男女明星禮服、足球隊制服、Alitalia Airline空姐制服、Mercedes-Benz汽車內裝……。全球販賣Armani過季商品的據點之多,遙遙領先其正櫃的分佈數量。這種人人都買Armani的氾濫成功,與極簡低調精神離奇地殊途同歸。Armani的氾濫,在他所謂“Unstructured”的剪裁得到驗證。Armani先生宣告其設計宗旨為「只要舒適,不要裝飾」,對於fashion people來說真是個可怕的詛咒。Armani堅持他的伸展台上不要名模,然而再如何出眾的臉蛋配上一身Armani之後也就邁向世界大同。Armani擅長打扮平凡百姓,無論環肥燕瘦穿上Armani都會有個「樣子」。那個「樣子」是一種一致的雷同、一致的寬鬆曲線、一致的無性別、一致的沒有自己不分敵我。於是這樣的氾濫就更加一致地氾濫了。

Armani的氾濫,在很久以前的一個空中英語教室廣告得到驗證。廣告裡以破爛英文單字勉勵眾生的歐巴桑說出了“Armani”這個單字。殊不知“Armani”其實是個用英文怎樣都念不對的義大利名字。這是Armani遭到誤會的一個悲劇。八零年代以電影「美國舞男」(American Gigolo)服裝設計揚名國際、在1982年繼偉大的Christian Dior先生後成為第二個登上Time雜誌的服裝設計師、年輕時竟然還唸過醫學院、得過數不清的設計獎項、在其二十五週年時竟然空前絕後地在紐約古根漢博物館舉行服裝設計個展……這些豐功偉業,都被歐巴桑一句恐怖的「阿嬤咧?」鄉土發音給氾濫地毀了。Armani的氾濫,在我永遠分不清Giorgio Armani先生、Ralph Lauren先生,以及克林伊斯威特先生(Clint Eastwood)的長相究竟有何差別得到驗證。當然不是那種荒野大鏢客的帥氣。而是「麥迪遜之橋」裡那個誘騙良家阿嬤的老牛仔。Armani的氾濫,在2004秋冬開始裕隆即將變成台灣代理商得到驗證。傳說中Armani新貨一到就會拉下旗艦店鐵門選購的嚴凱泰大老闆,放著自家沒落的嘉裕西服不管,親自飛到義大利搶得台灣代理權。於是Armani即將和March成為一家人的氾濫就要發生了……

Armani的多樣,氾濫成災。然而在我腦中那個揮之不去的驚悚場景裡,卻是滿屋子黑壓壓地穿著各式Armani的設計師們,那種暗盤較勁的通俗品味,識別證般忍無可忍地雷同著。我由衷佩服Armani能以氾濫策略收服這些麻煩的專業人士,同時他們還以自己出眾的獨一無二沾沾自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