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3/3

Animal-prints,一敗塗地的角色扮演老把戲

 


(本文刊載於La Vie Design Magazine)

我愛豹紋,但我從不穿豹紋的衣服。豹紋只有在豹身上才好看,何必自取其辱?

我當然也愛死了其他的小動物們。我愛牠們的野性跟能力,也愛牠們身上鮮豔的各色花紋。相形之下,人的無聊身體真是乏善可陳到了極點。除了乏善可陳的外表,體能上的脆弱更是驚人地不堪。幸好我們的聰明,或是吃了禁果後學會的羞恥心,早就明白得藉由動物們的天賦,掩蓋自身先天不足,希望藉由外表的模仿,進而分得動物們的種種神力,於是就這樣茹毛飲血地展開了人類服裝史的第一頁。春夏使用粉嫩花草,秋冬披上各式毛皮圖騰的流行幾乎與人類歷史一樣冗長,且歷久彌新直至今年秋冬還是這樣的老把戲。

Animal-prints潮流銳不可擋,連APPLE作業系統OSX都以豹紋PANTHER為名。最近更推出進化的新版本虎紋TIGER,以強調其強大的功能,動物們要提供的保佑還得順應時勢。當今最受歡迎的豹紋圖騰,從狩獵的力量不明就裡地轉化成性感尤物野性象徵?電影「101真狗」(101Dalmatians)裡頭,由當年「致命吸引力」(Fatal Attraction)女主角葛倫克羅絲(Glenn Close)演出的服裝設計師庫伊拉,因為熱愛動物皮草,而成為邪惡的巫婆般角色。然而對我而言,她面目可憎的原因並非迫害無助的大麥町小狗們,而是她竟然壞的那麼時尚又那麼性感,那麼理所當然地適合那些Animal-prints的同時,又有著致命吸引力裡的眼神恨意。然而跟庫伊拉一樣擁戴Animal-prints的服裝設計師們,並沒有因為庫伊拉的下場淒涼而罷手,反而發展出了更多更新的花樣:Dolce& Gabanna的Animal-prints是與生俱來般地在外套內裡皮件裡高跟鞋裡看不見地內斂的,不需張揚也明白自己真本事;Roberto Cavalli具有獸紋拼貼的獨特基因工程天分,新品種的Animal-prints總是美妙的混血進化結果;Moschino總能讓動物紋成了還在襁褓中的幼獸般甜蜜可愛;Gianni Versace則乾脆以蛇頭女神美杜沙做為商標,與他的Animal-prints相比,全世界的生動都變成石頭般僵硬;還有比較沒這方面才華的Louis Vuitton,把豹紋圖騰糟蹋地換成LV Monogram花色;Dior也失控地把放大數倍的豹紋虎紋染成各種俗豔色彩,搭配金色大骰子披掛上陣……

越來越稀有越造孽的真皮草,不僅不夠普渡眾生,也已經悄悄過氣。於是出現被染上豹紋的兔毛、被壓上鱷魚紋的牛皮這般食物鏈的反噬成果,濫竽充數假冒獸皮的各式人造材質,甚至連真皮草都得被設計成各種人工色素般假皮的扮像。我們用偽裝成成猛獸的良畜,來偽裝自己的虛弱,也難怪這樣的角色扮演會如此一敗塗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